对手之强非一夜崛起 中国排球职业化搞活才有甜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3-03    浏览[]次

有人说,女排世俱杯就是一个烧钱的游戏,无论拿到的是季军还是冠军,均是钱堆积起来的成绩,不值得一提。对此,羊城晚报记者却持有相反意见。世俱杯,引出一个话题,就是中国排球的职业化,这恰恰是这些年来掣肘中国排球发展的根本原因。

职业化,说起来很复杂,但人才流通是一个基本条件。球员能够走出去,外援能够引进来,还有各省市俱乐部之间的内援人才流通,如果能够做到这三点,中国排球的职业化就能上一个台阶。巧合的是,世俱杯在瑞士进行期间,恰逢三名中国球员走了出去:接应二传张磊、副攻马蕴雯前往阿塞拜疆巴库伊蒂萨奇俱乐部报到,与前期抵达的二传魏秋月会合,主攻王一梅则独自奔赴土耳其联赛。

在中国排球圈,女排国手留洋并非没有先例,不过多为离开国家队后的职业生涯末期,作为球员“福利”而获得国外俱乐部短期的一两年合同。比如“黄金一代”冯坤、杨昊前往意大利打球,张越红到日本等都是这种情况。与过去不同的是,今年不少国家队现役队员也提前实现了“留洋梦”。比如张磊、王一梅都是当打的国家队队员,马蕴雯虽然也是在离开国家队后接到的留洋合同,但其后重新被郎平召回国家队,此前才代表国家队征战了亚锦赛和世锦赛亚洲区资格赛。唯独二传魏秋月是返回天津队后签下的合同,不过如今其重返国家队的愿望也很强烈。中国女排能够掀起这股“留洋潮”,与排管中心政策改变不无关系。在新任掌门人潘志琛上任后,无论是公开场合还是私底下,都重申过自己希望推动职业化的想法,他和国家队主教练郎平的想法一拍即合,都支持球员走出来,因此政策上的松绑,加上地方队的支持,令不少球员的留洋梦提前实现。

球员走出去的作用,在国际上有不少积极的例子。韩国球星金延璟正是因为长期在国外联赛打球,迅速成长成熟为国际级球星。泰国女排亚锦赛夺冠后,其主教练加提蓬也提到,多名国手长期在国外一流俱乐部打球,在与国外世界级球星的合作或是对抗中,自身也收获了经验和技战术上的提升。这无论是对国家队还是国内联赛,都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相对于走出去,中国排球人才的引进和流通的难度更大。纵观过去几年中国联赛,除了自身造血功能不强的恒大女排外,其他俱乐部引援的意愿并不高。自从2008-2009赛季取消了总决赛临时引援制度后,受制于全运会的紧箍咒,平日各省市俱乐部更是习惯于关闭门户,一切以为全运会锻炼阵容为最终目的,让自己多年培养的球员为他人做嫁衣,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其他俱乐部因为相同的原因,同样不轻易接受内援或者是外援的引进。此次世俱杯各队愿意借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世俱杯时间短,且与全运会关系不大,对各省市利益损害无碍。

不过,国内联赛的人才流动也并非一潭死水。近两三个赛季,福建女排在引援上一直有动作,她们曾在2011-2012赛季引进了泰国外援维拉万和普里姆吉特,给球市带来了生机。如今也有古巴国家女排前主力二传拉米雷斯以及一名美国籍主攻来福建试训。另外,上赛季在排坛引起最大震动的无疑是北京男排在引进外援萨尔多瓦后,分别在联赛和全运会的登顶,颠覆了中国排坛延续多年的“外援会占用自己队员比赛机会”的观念,俱乐部尝到了一些职业化带来的甜头。

新任掌门人潘志琛上任后,带来一丝改革的春风。在上任之初,他就曾说过希望以恒大为试点,希望有更多类似的恒大站出来,把排球联赛职业化搞活。掌门人有这样的意识和改革的干劲当然是好事,不过最后能有多大的作为,恐怕在各地方队利益的牵扯下,也有些身不由己的无奈吧。(羊城晚报记者 苏荇)

国外俱乐部的强大并非一夜崛起,而是一直以来的常态,只是过去国内球迷很少将眼光投射过去。过去中国仅天津女排参加过世俱杯,但从未小组出线,关注度也不高。此次由于郎平以及半支国家队阵容的原因,大家的目光都跟随恒大女排来到国际赛场,可谓开阔了眼界,才惊叹于国外俱乐部的强大。

对于恒大女排以国家队班底出征,赛前不乏讥讽的声音,但以国手出征并非无先例,比如泰国队2010、2011赛季两次代表亚洲球队出战,就是如此操作。巴西此次的联合利华队基本也是半支国家队的班底。这种情况并不足以为奇,顺便还能为国家队阵容练兵,不过过去在中国排球圈操作难度很大。由于涉及各地方队的利益,很少有省市队愿意出借自己的队员,因此内援基本缺少流动性。此次恒大女排能够顺利借兵,新任排管中心主任潘志琛居功至伟,若不是他逐个省市队打电话,恒大女排很难捧回这个季军奖杯。

另外,外援水平不够高,也体现了恒大俱乐部在球队构建、管理理念等方面与国际一流俱乐部之间的差距。目前恒大女排每赛季的引援,并非依靠俱乐部自身在国际上的号召力和运作能力,而是仅仅将担子撂在了郎平的身上,依靠郎平自身的号召力以及过去在国际排坛上的人脉来引援。本赛季,一来郎平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国家女排身上,对于恒大的引援自然投放的精力有所减少,二来中国排球联赛的大环境也直接影响到引援的质量。中国排球联赛赛期长,很多球馆硬件差,大冬天没有暖气,赛地多位于非中心城市,交通不便等因素,令不少外援感到不适应,加上中国排球职业化水平不高,也令恒大女排越来越难招揽到国际级球星的到来。引援仅仅依靠郎平的个人魅力,但这终有透支的一天。相反,如土耳其、阿塞拜疆等国家,虽然国家队水平不高,但联赛职业化程度高,一直吸引着世界各国的高水平运动员加入,这次国家女排主攻王一梅便是去了土耳其联赛,土耳其瓦基弗银行队此次在世俱杯上夺冠,便是职业化结出的硕果,值得恒大女排乃至中国排球借鉴。(羊城晚报记者 苏荇)

1998-1999赛季,联赛首次实行运动员转会制度。国内7人办理临时转会,最受瞩目的当属国手安家杰加盟四川,冯坤从北京转投南部。女排联赛首次出现外援,天津队引入俄罗斯主攻切连科娃;优胜赛中,山东队有俄罗斯外援柳德米拉加盟。

1999-2000赛季,分别从北京转投四川和成部的李牧、刘岱民以及从成部加盟广东的华伟成为首批永久转会的球员。当年还有8名选手临时转会,比较知名的是索玛从八一转入云南,但提出转会申请的三大国手孙玥、卢卫中和李铁鸣最终均未登上转会榜。

2003-2004赛季,北京女排引进了古巴主攻加托和张越红。河南男排也有白俄罗斯外援格里穆丘克

2007-2008赛季,为兼顾国家队利益,国手薛明加盟天津,徐云丽转会南部,张娴转战四川。天津女排在总决赛中为确保折桂,通过临时转会迎来刘亚男和张越红两大强援。

2009-2013赛季,连续四个赛季,恒大女排年年在引进外援和内援上有大动作,不但“黄金一代”分别加盟,世界级球星汤姆

2009-2010赛季,广东女排引入陈静、王丽娜等球员,广东台山男排同样在B组联赛引入新西兰主攻阿米尤拉、接应哈特以及何炯和崔晓栋两名内援。

2010-2011赛季,福建男女排在B组联赛分别引入外援,女排成功冲A。南部解散后,杨珺菁、孙小青加盟八一队,刘雅、张歌等转会北京。

2011-2012赛季,福建女排引入泰国国家队队长维拉万和副攻普莱姆吉特,福建男排也有巴西主攻罗纳尔多加盟。国家女排自由人张娴在云南队解散后转会至辽宁。

2012-2013赛季,北京男排引进了德国主攻萨尔瓦多、加拿大主攻温斯特和副攻布林克曼三大外援,自由人位置是前国手初辉加盟。山东男排聘请塞尔维亚的德阳出任主教练。(苏荇 辑)

2001年10月,结束了九运会征战后,前国家队主攻孙玥、前国家队二传手何琦加盟意大利诺瓦那俱乐部。同时,浙江女排主攻手殷茵与解放军选手吴咏梅奔赴意大利摩迪纳女排俱乐部,投入郎平麾下。

2007年,离开国青队后,副攻尹萌在自己联系下,前往德乙联赛一家俱乐部打球,回国后被当时的中国女排主教练蔡斌招致麾下。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冯坤在郎平的牵线搭桥下,前往意大利女排联赛豪门诺瓦拉俱乐部。其后,杨昊也加盟意大利佩鲁贾俱乐部。同年,张越红加盟日本联赛东丽队。

2013年,国家女排副攻马蕴雯、接应二传张磊转会阿塞拜疆巴库伊蒂萨奇俱乐部,王一梅则加盟土耳其联赛伊萨奇巴希俱乐部。(苏荇 辑)